赤藓糖醇和其他甜味剂是否健康

赤藓糖醇和其他甜味剂是否健康

分类: 氢化淀粉水解物 阅读

人工甜味剂又称代糖,主要分两大类,一种是人工合成的甜味剂或称为没有营养的甜味剂(non nutritive sweetners),其实就是人体不能吸收所以是没有卡路里的甜味添加剂;另一种是有卡路里的称为营养甜味剂(nutritive sweeteners)包括高果糖浆和糖醇类高甜度的甜味剂。其实这样的定义有点误导。“有营养”的甜味剂其实除了热量之外,一点营养都没有。

人工合成甜味剂搞乱肠道菌群平衡引致肥胖和代谢疾病

常用的人工合成甜味剂包括糖精、阿斯巴甜、安赛蜜、三氯蔗糖等。 例如健怡可乐的甜味剂为阿斯巴甜,零度可乐则添加了阿斯巴甜和安赛蜜两种,味道稍有不同,但添加了人工合成甜味剂。

人工甜味剂不被肠道吸收,但添加人工甜味剂的食品饮料差不多百分百接触到肠道的菌群。所以甜味剂虽然没有卡路里,但我们吃进去的甜味剂仍然需要经过肠道,会成为某些细菌和微生物的超级食物。以色列魏茨曼(Weizmann)科学研究所的生物学家团队做了一系列的实验[1],发现人工甜味剂的确影响肠道的菌群。他们在一批小鼠的饮用水中加入了人工甜味剂(糖精、三氯蔗糖、阿斯巴甜),另一批小鼠中加入真正的糖类(葡萄糖、蔗糖),对应另一批小鼠只喝普通水的,发觉使用人工甜味剂的小鼠的肠道菌种出现变化,无法正常代谢葡萄糖,研究人员接着把吃甜味剂的小鼠的肠道细菌移植到体内无菌的小鼠,接受细菌移植的小鼠同样无法代谢葡萄糖。人工甜味剂是安全和健康的说法受到挑战。

甜味剂 sweetener甜味剂(Sweeteners)指赋予食品或饲料以甜味,提高食品品质,满足人们对食品需求的食物添加剂,如蔗糖、果糖和淀粉糖。甜味剂应具备安全性高、引起味觉良好、稳定性高、水溶性好、价格合理等特点,甜度是甜味剂的重要指标。 admin去查看

除了动物实验,在2013年的另一项研究中[2],法国的研究人员对66,000名妇女进行调查,发现饮用添加人工甜味剂饮料的妇女患糖尿病的风险比饮用含糖饮料的女性增加一倍以上。

另一项大型纵向衰老研究(San Antonio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ing)[3],跟踪749人9年的时间,看看他们喝健怡汽水(添加人工甜味剂)对他们腰围的影响。研究发现,喝健怡汽水的人腰围平均增加了3.1英寸,相对不喝汽水的人腰围只增加0.8英寸。 这虽然是个观察性研究,只能证明关联性不能证明因果关系,但起码证明了特朗普的说法,“没有见过喝健怡可乐的瘦子”,这句话可能是对的。


 

另一项研究[4],7位平日不使用甜味剂的受试者,接受了测试,让他们连续7天食用甜味剂,之后测量他们的血糖,其中4位受试者,葡萄糖耐量(血糖浓度的调节能力)变差了,血糖值也变差了,其中3位没有受到影响。研究人员进一步检验他们的粪便,发觉葡萄糖耐量变差的4位受试者,粪便样本中的菌群种类出现变化,葡萄糖耐量没有变化的3位菌群种类则不受影响。研究人员进一步将葡萄糖耐量变差者的菌群移植到小鼠肠道,小鼠的葡萄糖耐量也同样变差,而移植葡萄糖耐量正常的人的菌群到另一批小鼠,小鼠的葡萄糖耐量则维持正常。这个研究证明了甜味剂通过影响肠道的菌群种类而影响葡萄糖耐量。葡萄糖耐量是胰岛素抵抗或糖料病的指标,所以本来设计作为减肥的甜味剂,可能适得其反,使部分人群更容易患上糖料病。

从观察性研究来和动物实验的结果看,人工合成甜味剂引致肥胖和代谢性疾病的证据已经很充分,但甜味剂在人体的临床对照组研究不多而且都是短期研究,对长期使用人工甜味剂是否对身体有害暂时没能给出决定性的结论。

 

再看看功能医学医生的建议。Mark Hyman, Peter Perlmutter, Michael Ruscio, Amy Myers, Tom O'Bryan, Dale Bredesen等等,没有一位功能医学医生不反对人工合成甜味剂的。所以安全至上,远离人工甜味剂吧。

糖醇类甜味剂同样构成健康问题

除了人工合成甜味剂外,另一类越来越多使用的甜味剂就是糖醇。糖醇是氢化的糖,分子带羟基,糖醇是天然存在的糖,在水果(例如西瓜、梨和葡萄)中有些许,但现在一些糖醇被精炼为甜味剂,例如山梨醇、甘露醇、木糖醇和赤藓糖醇等。食用糖醇后部分会被肠道吸收,不能被肠道吸收的,肠道的维生素同样可以将它们发酵使用。例如山梨糖醇,虽然只有25%被吸收,但剩下的75%经过肠道时可以被肠道的细菌发酵使用,这意味着肠道的菌群平衡也会收到影响,特别是革兰阴性细菌,使到肠道菌群失调。此外,一项研究表明,木糖醇和甘露醇可以直接打开紧密连接,从而引致肠漏。


 

糖醇中唯一例外的是赤藓糖醇,赤藓糖醇的甜度是白糖的60%-80%,是生酮烘焙的主要甜味来源,食物中的赤藓糖醇90%会快速被肠道吸收,但人体不能代谢赤藓糖醇,也就直接通过尿液排出体外;剩下的10%经过肠道,理论上经过肠道的赤藓糖醇也可以被细菌发酵使用[5]。

但在2005发表在“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的一份报告中[6],研究人员将赤藓糖醇和其他几种糖醇置于人类粪便发酵24小时,结果多种糖醇都被粪便中的细菌代谢发酵了,唯独赤藓糖醇在24小时后仍然“不动如山”,完全不被细菌发酵,研究人员的结论是赤藓糖醇不会被细菌发酵,在人体里的代谢是“Nil”,即是“0”,即使不被尿液排出的10%赤藓糖醇也会全部通过粪便全部排出体外,完全不被人体或肠道内细菌所吸收。

 

但也有一项研究显示[7],一种可以感染人畜的病原菌布鲁杆菌可以代谢赤藓糖醇,但没有证据显示布鲁杆菌是肠道的“常住民”,所以暂时不用担心赤藓糖醇会影响肠道菌群的平衡。

2013的一份研究显示赤藓糖醇也是抗氧化剂[8],可以在糖尿病人和血糖高的情况下减少血管内皮细胞的炎症,起到保护血管的作用。

但也有学者认为赤藓糖醇跟其他糖醇一样对肠道内的紧密连接(引起肠漏症)有影响,在没有更多证据和研究之前,我们暂时可以相信赤藓糖醇为无罪,可以放心适量食用赤藓糖醇烘焙的生酮甜品。

但“适量”是这里的关键词,肠道内的菌群超过1000种,而且每个人的菌群都不同,所以肠道菌群如果做基因排序,就像每个人手上的指纹一样,没有两个人的肠道菌群的基因是一样的[9]。这样的话,短期小规模的临床试验,根本无法证明一种甜味剂是否安全。因为假设一种甜味剂例如赤藓糖醇,只对肠道中千分之一的微生物有影响,如果短期食用,对某些人可能根本不会产生看得见的影响,但如果长期经常食用,这千分之一能够代谢赤藓糖醇的微生物得到你的长期“喂养”就可能过量繁殖,最后同样会引起肠道菌群混乱,导致包括肥胖和其他身体的健康问题。

我实行低碳饮食一年多,一般的甜点已经不再吃。当我很想吃甜品的时候,例如奶油蛋糕和巧克力千层蛋糕等,我也会偶尔吃食用赤藓糖醇和椰子粉/杏仁粉制作的蛋糕,一个月可能就1到2次,不会再多吃了,毕竟身体健康最重要啊。

分享到: